新闻中心 | About Us

首页 >新闻中心
去浦江的日子改了又改,最后定在春分。


去年垂枝樱花开得晚,我和大球、大奔相聚浦江,赏了一树花苞。老洪说:“今年必须掐着日子来。”(去年写的《坐等垂樱开》

从第一棵垂樱扦插苗种进苗圃,今年整好十年,对老洪来讲,这场花开或许有着特殊的意义。而作为老友,我早已做好准备,记录这场春日的惊喜。

浦江雨露苗木场 洪钎李(老洪)

认识老洪是在16年(那时我还喊他洪总),第一次去他苗圃,印象最深的是满地用竹竿绑扶的小苗。那时我对苗木的了解还混沌一片,只觉得老洪这人特朴实,跟他待着舒服。此后每年我们都聚一次,看着垂樱们一年年长大,稀开,又长大,又稀开……

如今,最大的一棵扦插苗已经长到16公分,当年的洪总也早已变成我文章里的老洪。


新辟的一块苗圃地

第五次浦江行,又有惊喜。虽然经过修剪稀枝,今春的垂樱花量不大,阳光的暴晒(当天中午接近30度)又让花色微微泛白。但在一片新辟的苗圃里,上千株高大的垂樱,树形、骨架,已然能看出些未来大树的样子。

那个样子,老洪对着国外的照片,想了十年。


准备培育精品大树的垂樱

去年冬天,老洪选了1000株6-8公分,高度5.5-6米的好苗,5X5的大株行距,种进新圃里。目标直指3-5年后,培育15公分的精品大树。

老洪说,种了十年垂樱,前三年搞扦插实验,后六年忙着推广和繁育小苗,去年开始,想法有了转变。

现在苗圃里的树都不大,中等规格(6-8公分)居多,达不到大树那种震撼的效果。作为引入国内的新品种,要得到工程和设计的青睐,必须拿产品说话。老洪打趣说:“不能老给别人画饼,自己得把饼做出来。”


另一片苗圃,一年前到现在的变化

浦江多山,土地都是一个个的豆腐块,并不是培育大树的理想场地。他本可以每年育育小苗,稳稳地把钱赚进兜里。但干了二十年苗木的老洪(其实只有四十出头),对种树这件事,已有了超越金钱和工作之外的认知。老洪说:“大概种树人的梦想,就是看着自己培育的树,长成参天大树吧。”


春分,黑夜渐短,白昼渐长,万物生机。等待了一年的垂枝樱花,在阳光下盛开。


我们在林中,流连忘归。


这是老洪微信,浦江赏垂樱,约起吧